平博客户端




神出鬼没来去自如——银翼的魔术师怪盗基德

来自:平博客户端   日期:2019-12-12 06:53  点击数:

对于基德这个角色,初中的时候惊艳于其大胆华丽的风格,羡慕其易容、变声以及各种花样百出的作案手法。但后来觉得这些其实都没什么可羡慕的。真正值得羡慕的就是他那种玩世不恭的潇洒,还有他的从容自信。他的那种潇洒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小编也只能用青山的那句话来形容,这只是渴求的一个梦。

青山刚昌以《剑勇传说》成名,而以《名侦探柯南》而闻名于世,但这两部漫画都晚于《魔术快斗》。可以说在青山的三大主要作品中,《魔术快斗》是最早的作品。不过魔术快斗并没有让青山成名,这部作品当初也没有多大影响。只是到了后来,基德出现在《名侦探柯南》之中,使得基德人气激增,尤其是女性观众的人气。

本来青山只是想让基德在名侦探柯南中客串一下,但没想到基德的人气如此之高,于是就想在柯南中宣传一下基德,同样也可以借基德来提高柯南的人气。因此在后来的漫画和TV中,基德出现次数越来越多,尤其是剧场版中,而且基德每次出场,票房总是有不少的提升。

青山刚昌曾在采访中提到魔术快斗的创作,他说:“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构思要刻画快斗这么一个人物了,自己其实也很向往像快斗那样的人……只是相对于快斗而言,柯南更加真实一些;而快斗,则是自己渴望追求的一个梦吧。”确实对于青山来说,快斗是一个梦——让他名利双收的并不是快斗,而是柯南。因此青山也很看重基德这个角色,青山将快斗的生日与自己的生日重合,也能够证明他对快斗这个角色的感情。

怪盗基德的原型,其实就是《怪盗绅士》中的罗宾。青山在单行本的名侦探图鉴中,第四位介绍的人物就是罗宾。罗宾以怪盗之身而列名其中,亦可见青山对这个人物的感情。而在他介绍罗宾这个人物的文字中,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怪盗基德的影子:

“再怎么严森的戒备和坚固的金库,神出鬼没的他都能来去自如!同时,他还是个乔装高手,除了声音和笔迹,其化装术也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,不露丝毫破绽。他能破获令侦探,刑警头痛的案件,推理能力一流。由于不幸的成长过程,使他拥有一颗正义的心,以除强扶弱为己任;尤其是为了美女,他更不惜冒着生命危险,倾力相助。这就是派头十足,胆大无畏的大神偷!”

这些相似都没什么,但最为可怕的相似是:罗宾的父亲是怪盗,而快斗的父亲也是;罗宾的父亲据说是被杀死了,而黑羽盗一也据说被杀了;罗宾要为父报仇而继承父亲成为怪盗,而快斗也为找到杀害父亲的人而成为怪盗基德。真相是让人寒栗的:其实罗宾父亲并没有死,这只是父亲为罗宾设下的圈套。这位父亲为找到传说中的宝藏,让自己的儿子帮他找到宝藏。而罗宾找到宝藏之后,这位父亲竟想杀死罗宾,结果父子二人在悬崖上搏斗,父亲失足摔死。

按照怪盗绅士的结局,有人认为,名侦探柯南中,黑暗组织的最终BOSS就是快斗的父亲黑羽盗一。这确实是很有说服力的一个猜测。不过青山曾在接受高山南采访时表示过,不太可能将柯南和快斗的结局合并。因此这个猜测似乎也不太可能了。怪盗绅士难以让人无法接受结局,除了父亲是腹黑的坏蛋之外,还有另一个:喜欢罗宾的魔女也将罗宾的妻子杀死——如果魔术快斗也是这样的结局的话,就是快斗和青子结婚之后,青子被身为魔女的红子杀死。这样的结局实在无法想象。

虽然怪盗基德的原型是怪盗罗宾,但青山并非完全按照怪盗绅士的套路来画,甚至不会按照最初的设定来画。青山曾说过,怪盗基德前三卷的内容也都已经跟不上时代了,无论是剧情还是画风。因此他才会翻新魔术快斗。这点从最新播放的魔术快斗的第一话中看出,青山地一些剧情做出了修改,如对快斗的母亲的形象作了极大的修改。但即便如此,TV第一话依然不尽人意。

青山翻修魔术快斗,主要是想将魔术快斗中的基德和名侦探柯南中的基德形象吻合起来。因为魔术快斗前三卷,无论剧情和画风都不成熟。尤其是前三集,还带着很多的少年漫画中恶搞的套路,如男主角好色,轻浮:快斗在青子生日那天,将青子全身「测量」了一遍,然后作严肃状,问道:“青子,你是男的吗?”,快斗看到报纸上说基德在女性中人气极高,颇为自得地笑了。

这些问题其实在柯南早期也有,工藤新一也同样是看报纸,知道自己在女性中人气极高,就得意地狂笑,最初的新一也是非常地好色,说小兰是安产型的。最初的柯南有剑勇传说的一些遗风,但这些在后来都逐渐改变,逐渐转为全民向的漫画风格。在最新的快斗漫画连载中,也很少看到新一和快斗好色、轻浮的举动——剧场版的基德和小兰的暧昧只是为了吸引票房的举措而已。

不过青山的某些修改,似乎有点过头了,由于十几年来一直都画柯南,基德的推理能力越来越强了,怪盗基德似乎要变成名侦探基德了。就像在漫画中说的,明明只是一个怪盗,却是一副侦探的口气——不知这是否是青山的自嘲?

无论是基德,还是快斗,都比新一要洒脱。快斗的洒脱,几乎近于玩世不恭,不过这也正是他的魅力所在。这点新一有点类似,平时没事的时候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没兴趣的事都提不起劲。快斗则是喜欢利用魔术弄一些恶作剧,经常和青子打闹。而青子不知道基德的真实身份,非常地厌恶基德,经常在快斗面前说基德的不是,说快斗不过是喜欢偷,喜欢恶作剧而小偷而已,让快斗很郁闷。

不过红子却喜欢快斗这一点,在青子说基德的不是时,红子看着快斗说:“是吗?我就喜欢他那一点喔!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少年似的,不是很可爱吗?”红子虽然说的基德,但她知道快斗的身份,是故意说给快斗听的,其实也说的也就是快斗,而不是基德。【事实上KID这个名字,也许也有另外一层含义,KID其实也有小孩子的意思,其实KID正如红子所说,“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少年”】

很多人喜欢的是基德,而不是喜欢快斗,但也有人喜欢快斗的自然和单纯,喜欢这位阳光俊朗的男孩,正如某位网友所说的:“他完全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,会因为恶作剧的成功而得意之极。快斗是真实的,是无拘无束的,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可爱正是他的魅力所在。抛开基德的面具之后,他所呈现出的是一个外表俊朗、内心单纯的少年,他虽然少了基德的那份优雅,多了原本的那份顽劣,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清晰的大男孩。”

虽然快斗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,但作为魔术师、作为怪盗基德时,却是他的另一副面孔,这与平时的快斗是不一样的。当他披上白色斗篷,带上白色礼帽,负起怪盗基德之名时,他的眼神是坚毅和执着的。对于快斗而言,怪盗不仅仅是如平时恶作剧那般,而是意味着责任与荣誉。他尊重生命,奉行从不杀人的原则,即便他会因此陷入绝境。作为基德的快斗,就有了一种侠气,与青山心目中的罗宾颇为类似——“由于不幸的成长过程,使他拥有一颗正义的心,以除强扶弱为己任。”

身为基德的快斗,做事非常认真,丝毫不含糊,行动果断而干脆,手法大胆而纯熟,气势冷峻逼人。此时的他,是成熟而深沉的。有的人所说基德是快斗的面具,基德是快斗所扮演的一个角色。快斗并非在扮演谁,而是这本来就是他的另一面。因为怪盗基德、魔术师并非仅仅是父亲传承给他的一个角色,同时也是他自己的选择,是他本性中另一面的流露。青山刚昌说他很向往快斗这样的人,快斗是自己渴望的一个梦。这是因为青山内心中也相同的本性,只是快斗却能够将这种本性流露出来而成为一种行动,而青山只能在自己作品中,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不过即便在做正事的时候,基德也往往流露出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。在对付警察和侦探时,他总是露出自信的、坏坏的笑容。即便是危机时刻也不忘开玩笑:在与柯南第一次对决时,基德就拿胸罩给柯南开了个玩笑,而在最强金库篇中,化装成女仆的基德对柯南说,你不觉得扮女仆很萌吗。在漫画、TV、剧场版中,基德往往“处处留情”,在剧场版中还调戏小兰——M14中更是……。其实基德并非处处留情,他是很专一的人,他对青子的心意是毋庸置疑的,只是基德喜欢逢场作戏,因为这是魔术师的表演天赋使然。基德早已将玩世不恭与正经处事总是融合,几乎分不出此与彼,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,有点坏坏的感觉,不过这大概也是不少人喜欢他的原因吧。

在与基德第一次相遇时,柯南曾对基德有如此描述:“在这片寂静的夜色之下,他就这样静静的降临在我的面前,他的眼神就好像能看透了一切,露出了无所畏惧的笑容。一袭斗篷和一顶礼帽,不带一丝多余的动作,他的脸在单眼眼睛跟逆光之下,虽然看不清楚,不过却出奇的年轻。他有十几,二十几,或者更年轻。”在这段话中,触及到基德内涵的只有一句话:“他的眼神就好像能看透了一切,露出了无所畏惧的笑容”。而这常在的、无畏的笑容,正是快斗的父亲黑羽盗一所教诲的「扑克脸」。在快斗少年的时候,父亲就经常提醒他,要有一副扑克脸:“所谓扑克脸,是指无论牌好坏都不能有表情。魔术也相同,难免有失误,可是不能让观众发现。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保持扑克脸!”

其实,「扑克脸」与其说是黑羽盗一的教诲,不如说是青山刚昌的期待。青山刚昌介绍亚森罗宾时候曾有那么一句话:“即使面临无路可退的困境,依然展露出毫不畏惧的笑容!他就是怪盗绅士——亚森罗萍!”其实这也正是青山刚昌心目中的怪盗基德,而他也很刻意地描述这一点,并在其作品中多次提及。最早是在《魔术快斗》漫画的第一集,此后在《魔术快斗》漫画第四集、《名侦探柯南》TV219再次提及,在TV219说的则是:“跟客人接触的时候,那里就是决斗的场所,绝不能动怒,不能轻敌。看穿对手的心,调动四肢,全神贯注,使出全部的技巧。还有,不能缺少笑容和气度,不管发生什么,别忘了扑克脸!”而最近播放的《魔术快斗》TV的第一话中,重修之后,青山特别地在漫画之外加了一段插曲,再次强调「扑克脸」。

基德与柯南数次对决,作案手法均被柯南识破,但每次基德都能逃脱。这也正是靠着他的从容淡定,处变不惊的行事风格。魔术师也有失手之时,但通常都不会让观众发觉,而是从容地补救,将失误变成一个玩笑,仿佛失误也是魔术师预料之中的一般。与柯南对决的基德也是如此,每次被识破,但却有点让人觉得他是故意让柯南识破的。因为他总能很快察觉出自己失误,而且找到对应的措施。这种「天边任尔风云变,握定丝纶总不惊」的淡定与自信,遇变不惊,处惊不乱的风格,正是基德的一大魅力,即便是失败、恐惧、悲伤,他也不会忘记那从容微笑,那仿佛看透一切的笑容。

怪盗出没暗夜,倘若只是一般盗贼,通常会让人想到「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」,但基德却有一个罗曼蒂克的名字——「月光下的魔术师」。因为怪盗和一般盗贼是不一样的——就像基德自己说的:「我是怪盗基德,和只会穿黑衣避人耳目的小偷不同,怪盗是要大胆无畏,同时华丽无比!」

基德之所以华丽,是因为他是魔术师,对于他来说,每次出场,都是一场表演,每次出场前,他都会准备好自己的舞台:化装成不同的人,刺探警方的戒备,了解当事者的背景,并且在作案现场布置各种装置。基德不同于那些鼠辈,偷偷摸摸行窃。他会很有礼貌地预约,向主人发出措辞讲究、耐人寻味的的预告函,告知自己何时来,为何事;每次走的时候,也会留下信函——如「这不是我想要的宝石」云云,并且经常会归还被盗的宝石。每次出现总是非常大胆的华丽的风格,高超的易容术和变声术,干脆利落手法和敏捷的身手,将森严的戒备视若无物,将警方玩弄于股掌之间,最后华丽地逃离现场,让警察目瞪口呆,无能为力。

不过基德这种作派,有人很不满,柯南每次提到他,总是一个评价:「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」。【新一也是一个喜欢装腔作势的人,关于这一点,兰、小五郎、灰原都有说过。毛利兰:总是一幅自信的样子,而且爱装模作样。毛利小五郎:那个装腔作势,以侦探自居的小子。灰原哀:爱出风头过分自信】而毛利小五郎年轻时则说基德是一个花哨的小偷。有趣的是,基德也说怪盗就是装模作样的恶徒。

快斗显得比较潇洒和浪漫,这是相对于新一而言。快斗喜欢变花送给女性作为见面礼,这一风格大概是父亲遗传的——快斗小时候就是就曾变花送给有希子。而在青子生日那天,黑暗势力几乎将基德置于死地,而死里逃生的他,依然没有忘记青子的生日,他利用各个窗口的明暗对比,赶在十二点之前送出自己的生日祝福,而在大厦上送出了自己的祝福:生日快乐,青子。他甚至可以为了青子而冒险,去保护那有着两人共同回忆的钟楼。

不过基德比快斗更加潇洒和浪漫,而绅士风度更是基德的所独有。这种风格其实是快斗作为魔术师,作为怪盗基德时才有的一种特质。基德每次出场,总是一身白色礼服,一副扑克脸,却又带着难以揣摩的微笑,措辞优美而颇有诗意,举止优雅却又干脆利落。最经典的场景,莫过于基德停在步美家阳台上的那一幕,步美小心翼翼问基德:「你是吸血鬼先生么」,基德从容地微笑,弯下身亲吻步美的手背说:「不,我只是个飞累了,停下来稍事歇息的魔法师而已,小小姐。」这样的基德不知迷倒多少少女。

「真是个好心的盗贼先生啊。」灰原哀说这句颇有调侃意味的话,是因为基德的这个因为奇异屋宇寻宝事件中,化装成老太太的基德故意装作抢先得到宝物以避免元太中陷阱。灰原没说错,基德确实是一个好心的盗贼的先生:《世纪末的魔术师》,基德是为了将彩蛋物归原主而行事,化装成白鸟警官的基德,开枪弄伤了犯人的手,救了柯南,并且化装成新一,为柯南解了围;《银翼的魔术师》中基德吸引警车以为柯南创造降落的条件;《侦探们的镇魂歌》,基德扔掉了过山车上的炸弹,救了柯南、元太一行人。诸如此类的事情非常多,无需一一列举。

基德的盗窃并非谋财,自然也不会害命。基德从来不杀人,这是他的一个原则,虽然警察和柯南都怀疑这一原则的可靠性。基德不杀人,是因为的善良本性。基德曾对红子所说过,人的生命对你而言太沉重。其实,人的生命对基德而言也同样沉重。在魔术爱好者事件中,化名土井塔克树的基德,因为无法阻止杀人事件的发生而无奈地捶打雪地,由此看到基德因无法挽救生命的内疚。

基德的善意,往往会被人利用,这可以说是基德的一个弱点,但这是一个让人感动的弱点。在剧场版《银翼的魔术师》中,怪盗基德与柯南在楼顶对决,柯南故意失足坠楼,基德即可用滑翔伞救柯南,差点被柯南所算计。柯南是想利用基德的这种善良,来抓住基德。而在《被召集的名侦探》中,侦探千间降代也利用这种善良而救了基德,因为她自己如果跳下去,基德也会跳下去救她的,基德就不会被已经虎视眈眈的侦探们抓住。从这点来看,柯南不如千间老太太。【某柯相当不厚道,不过这是剧场版,而基德调戏小兰也是在剧场版,两人算是扯平了,此事就不计较了。】

在柯南中,贝尔摩得和朱蒂都经常提到一句话:「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」。其实对于男人同样适用。保持神秘而产生一种特殊的美感,这一点和所谓的距离产生美也是一个意思——因为距离而无法看清。而基德的魅力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种神秘感。基德神出鬼没,让人不知道他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无法看透的扑克脸,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他将要做什么,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。怪盗的神秘,是超乎常理的,就像青山所说的,不现实的。因为怪盗的很多手法,很多是是违背常理的,是逻辑所无法推导的,就像不少漫画中出现的超自然力量一样。

基德的这种神秘感本身就能够吸引很多人。在柯南中,基德以自身的面目出现的次数极少,每次总是到了最后才出现。而每次出现,总是那么华丽。出场次数极少,露面的次数更少,但这反而造就了基德的高人气。然而青山刚昌和剧场版制作组为了提升柯南的人气,屡屡让基德出场,而且露脸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这其实是在牺牲基德的形象来换取柯南的人气。

而且怪盗也是魔术师,而魔术师的最强调的一点就是要保持魔术的神秘性,而不能将魔术的具体手法透露出来,这是魔术界不成文的规定,而魔术师的魅力也往往是在舞台上。然而柯南以侦探的身份拆除基德的手法这点就使得魔术失去神秘性。而魔术快斗以快斗为主角,经常出现是必然的,结果整部漫画有很大部分都是描绘舞台之下的快斗,结果就使基德这个角色失去了神秘感。这也是很多人喜欢基德而不喜欢快斗的原因。事实上,基德的高人气得益于他在柯南中是作为配角出现,而不是主角。而在魔术快斗中的快斗,也许人气就比不上名侦探柯南中的基德了。如果青山刚昌之后继续画魔术快斗的话,还是希望他能够尽量减少快斗的戏份,而增加柯南、白马等人的戏份,或加入更多有分量的配角。

基德和柯南可以说是势均力敌,棋逢对手。两人惺惺相惜,亦敌亦友,迷离不清,而基德更是用一句非常暧昧的话来形容与柯南的关系:「我想是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,大概是情人吧。」以上是经常可以看到的,对柯南与基德两者关系的描述,但这只说了一部分,我更想说的是两者的异同。

「如果说怪盗是富有创造性的艺术家,那么侦探就是只会跟在怪盗身后吹毛求疵,充其量不过是个评论家罢了。」基德道出侦探与怪盗两者的差别,但又不太准确——侦探并不仅仅是评论家,侦探也是一个创造的艺术家,只不过侦探的创造,是以怪盗的创造为前提的。两者因此而往复循环,注定两者的较量将是一场永恒的斗争。

怪盗与侦探的差别,并非正邪之分。两者最根本的区别在于:如果怪盗是「无中生有」,侦探则是「有中生无」。怪盗在于想象力、创造力,而想象、创造在于无拘无束,只有在「虚空」中才能生出「有」,如果开始就陷入「有」之中,那么他就已经被束缚起来了——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将基德称为平成的某某,因为他就是他,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。

与怪盗不同,侦探在于观察、推理、判断,而这一过程最根本的原理就是:由已知推测出未知。虚空是侦探的梦魇,对于侦探而言「无」是最为可怕的。柯南曾颇为自信的说,在没有打开潘多拉魔盒之前,就知道里面是什么,这才是侦探。但如果没有这潘多拉魔盒,侦探将一无是处。因此没有怪盗的「无中生有」,也就没有侦探的「有中生无」;没有怪盗那无奇不有的手法,就挑不起侦探的兴趣,没有侦探在追索,怪盗也不会花样百出。两者的对决,将是一个永恒的往复循环。

基德也曾对侦探与怪盗的区别有这样的评论:「侦探和怪盗也是一样,虽然看上去有天壤之别,但是追根溯源,都是因为好奇心,而去探索发觉别人隐藏的某些东西的无礼之徒。」句中不乏自嘲的意味,但主要还是针对侦探而言。而柯南也有着类似的表达:「对于我和他来说,钻石都不是我们想要的,那家伙只是一个喜欢戴面具的恶作剧小偷,而我只不过是跃跃欲试的想把他的面具剥下来的侦探而已。」

侦探追求真相的原因,正如灰原哀所言:侦探往往「只要正义感使然,就不再思前顾后,只会一味地追求事情的真相」。不过,正义只是侦探追求真相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侦探追根溯源的另一个更原始的原因就是好奇心。怪盗与侦探一样,好奇也是一个原因,因为其它需要洞彻警方警戒措施,才能创造出自己的手法却破解。

魔术师制造幻象而欺人耳目,而侦探则透过迷雾洞察事实真相,两者可以说是天敌,柯南往往对魔术师不以为然,觉得那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,因为他把这些都看透了。柯南往往事事都想看得真切,所以基德才会对柯南说:「世界上有些谜,还是让它永远成为谜比较好」。造迷是魔术师的意义所在,也是魔术师的魅力所在。在「暗黑骑士」一幕中,基德为了不让孩子知道自己所崇拜的父亲的其实就是一个罪犯,「偷走了明为名相的梦魇」,对于基德而言,很多事情都是「Need not to know」,真相过于残酷,只能伤害别人,善意的谎言也许会更好,而知道真相的痛苦由自己来承受。

柯南却不同,「真相只有一个」是他的名言,他相信:「犯罪手法终究是人类想出来的谜题而已,只要人类绞尽脑汁,还是可以导出一个逻辑性的答案。」追求真相是侦探的天性,而揭开真相来以实现正义,则是侦探的意义所在。即便真相如何残酷,终究是要面对的,善意的谎言是一针麻醉剂,终究有梦醒的一刻,那时又将如何面对梦醒之后真相,如何面对梦醒之后的绝望?

然而造化弄人,以揭开真相为己任的柯南,不得不为了小兰造了一个不希望被揭开的迷:柯南到底是不是新一?这有颇有讽刺的意味,对此灰原曾有提及:「害得追求真相的你必须不断的欺骗大家。连在这面忠实反映一切的镜子上都反映不出你的真实面貌」而园子说得更尖刻:侦探很喜欢探听别人的事,却把要自己的事隐藏起来。

基德也和柯南面临同样尴尬的境地:不希望去揭开迷雾的他,却不得不为了弄清父亲的失踪之迷而子承父业,成为第二代怪盗基德。倘若结局真的和怪盗绅士、暗黑骑士的那样,自己所尊重的父亲正是欺骗、玩弄自己的罪人,那时基德又将如何自处?

无论柯南如何拆穿了基德的手法,基德总能很快地找到对策,这就不仅仅是靠着后天的训练、知识的积累能够做到的,而需要才气。基德有着与生俱来的才气,却有着一个严重的缺陷:缺乏耐性。【《魔术快斗》第三集中白马探所说】柯南也很聪明,但这种聪明与基德不同,柯南主要是靠着他的观察力、判断力,以及渊博的知识来推理,才气并不是最重要的,柯南的耐性要比基德强。柯南依靠他的特有的耐性、缜密的推理,抽丝剥茧一步步拆穿基德。

其实用两个词来区分柯南和基德的这以区别:「训练有素」与「潇洒自如」。而且这种区别与其实与之前提到的「艺术家与评论家」的区别是有联系的,才气是先天的,而耐性则是后天。一般而言,艺术家,如音乐家、画家等,天赋极其重要,后天努力很难弥补天赋的缺陷,所以艺术家往往更有才气,更加潇洒、浪漫,而评论家往往靠着后天的培养,往往更加深沉、稳重,谨慎,长于洞察人事。【说到才气与耐性,在青山的作品《城市风云儿》中也有成例,主角铁剑与天才剑客冲田总司对决,其实也有点类似。其实柯南、铁剑也算是人中俊杰,但就才气而言还是不如基德、冲田总司。】

柯南在与基德第一次较量时,曾放出狠话:「优秀的艺术家,几乎都是死后才成名的……我决定成全你,怪盗小子!送你进监狱这个墓地!」不过后来随着对基德有所了解,对于基德的态度也不如当初如此冷酷,但是侦探和怪盗的立场依然不含糊的。如果有机会,柯南还是可能会将基德送进监狱。因为柯南往往毫不留情地将罪犯送进监狱,无论他对犯罪者如何同情。

但有一点值得注意,福尔摩斯却与柯南有所不同,他对于一些犯罪——甚至是杀人犯,如果罪犯是情有可原,或是伸张正义,而且不再可能犯罪,福尔摩斯往往网开一面,而且此类例子不在少数。柯南虽然对待杀人犯比较无情,但也是比较有人情味的人,不少时候他还是尽力使犯人减轻刑罚,或是网开一面。基德不杀人,而且也不将财物据为己有——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,柯南不会将基德送进监狱也是有可能的。

而从青山的角度来看,基德是他早期创造的一个角色,他自己也很喜欢这个角色,他不会让柯南与基德分出高下。而且在柯南中人气也很高,很多时候要借基德来提升低迷的人气,让柯南与基德不断地较量,而且还很可能让基德在主线中出现,而不是将基德送进监狱——基德当然可以越狱,不过青山说过,让未成年人越狱这种事不太好。

以上就是本篇全部内容啦,喜欢的小伙伴记得多多点赞和转发哦,有什么看法或者想法记得写下你们的评论,分享给自己的朋友,别忘了收藏文章,喜欢作者记得关注哟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相关阅读:平博客户端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 | 网站地图